• <small id="gwrg4"><menu id="gwrg4"></menu></small>

      <nav id="gwrg4"></nav>
    1. <table id="gwrg4"><small id="gwrg4"></small></table>

      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清風觀瀾 > 文化 >正文

      明月皎皎

     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  日期:2021-12-17 08:41:01    

        周其坐在位子上,臉色不好,該表露的不該表露的他心里有底,可有底又不能完全表露,這不由讓他的心情更為難言。

        許凱端著一杯酒過來了,笑著說,老同學,你是真的難請呀,今天我就不叫你周局長了,咱王老師和各位同學都在,再大你也大不過王老師,對吧?

        王老師也是笑意融融,鬢發間大半已斑白,當初教他們初一時,王老師一頭的黑發,同學們都說老師這頭發是標準的黑??傻匠跞悄?,王老師真的是為他們操碎了心呀,操心最多的無非是兩個人,周其和許凱。周其是家里的變故,父親出車禍沒了,母親病倒在床上,周其說,王老師,這書我不讀了。王老師說,不行,你必須要讀下去,不讀書你將來能做什么!王老師說的斬釘截鐵。那段日子,王老師天天往周其家里跑,勸周其的媽媽,和他的爺爺奶奶,孩子的書必須要讀下去,不然你們真就害了他一輩子!可以說,周其后來繼續讀高中,乃至考上大學,再到現在做局長,沒有王老師當時的堅持,真不知道會怎么樣。

        再說許凱,許凱經常逃課,還和社會上一群不良青年混在一起。有一次,許凱公然在學校里和同學打了起來,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響。學校決定把許凱開除。王老師去校長那兒求情,還拍著胸脯做保證,許凱這孩子一定能改好,要是他改不好,我這個班主任也不當了。校長只好同意了,但給了許凱一個留校察看的警告處分。經過王老師的努力引導,許凱后來考上了大學,現在也開了公司,做起了老總。

        看著許凱杯中的酒,周其淡淡地說,我酒量淺,意思意思好吧?許凱說,不能啊,王老師在這里呢。王老師聽到了聲音,說,周其,你喝完吧,今天難得聚這么多人,高興。周其點點頭,杯中酒一飲而盡。許凱拍著手,說,還是咱王老師說話有用!

        說起來,這一堂慶功宴的主角是王老師,更是許凱。許凱給學校捐了一筆錢,將學校的設備全部換新的。并且也以捐錢的契機,請王老師和同學們一起吃個飯。叫周其來赴宴,也是以王老師的名義請的。許凱知道,王老師要請周其,周其一定會來。

        這杯酒喝完了,周其徑直走了出去。

        前不久,許凱去了周其的辦公室。關上門,許凱笑了,說,老同學,你們局里今年的幾個大項目,給我做吧,我不會虧待你。周其搖搖頭,抱歉,這個我真幫不了你,你要走正規程序。

        賬臺前,周其說,1號包間買單。服務員查了下,說,已經買過了。周其心頭一緊。身后有個聲音說,我就知道你會來買單。

        說話的是王老師。王老師笑瞇瞇地,說,放心吧,我買的單。周其說,王老師,對不起……

        王老師說,我很欣慰,這么多年你一直沒變,我記得有一次你撿了錢到學校交給我,急得不得了,非要馬上找到失主不可,像撿到無價之寶一樣緊張,這些年你做局長的傳聞我也聽到許多。上次許凱去找你的事我也知道,這次,也是我特意叫了你。又說,我仿佛又看到了那個你,撿到錢后慌亂的表情。王老師用贊許的目光看著周其。

        夜色漸濃,王老師一直把周其送到了餐館大門口。高高的天上有一輪皎潔的明月,月光照耀著整個大地。周其緩緩地走出幾步,又轉身,朝王老師深深地鞠了個躬。

       ?。ㄗ髡邌挝唬汉鲜〕5率形淞陞^紀委監委)


      附件:

          主辦單位: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

          合作單位:南方新聞網

          粵ICP備10233762號

          nyqfw@gd.gov.cn

          投稿郵箱

          热门亚洲无码
        • <small id="gwrg4"><menu id="gwrg4"></menu></small>

            <nav id="gwrg4"></nav>
          1. <table id="gwrg4"><small id="gwrg4"></small></table>